超级学神第八百五十四章两千年后的重聚

2020-01-21 20:29:26 来源: 邵阳信息港

超级学神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两千年后的重聚!

17不过苏航这话却是没有说错,虽然他很年轻,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能算是王母的长辈。

王母一听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神尊这是在主动和她拉关系啊,她岂有不接着的道理?

王母道,“年幼时曾听父皇讲过许多神尊的事迹,瑶琼心中十分仰慕,如今得见神尊,瑶琼心中不免惶恐,还请神尊莫怪!”

苏航笑了,“当年我见你父皇是,他还尚在襁褓之中,十万年桑田沧海,却不知你父皇现在如何?”

拉拉关系,叙叙旧,稍后也好说话,而且这王母也算是故人之后,如今见了,自然不能像对昊天那么粗鲁,况且,苏航也很好奇,轩辕黄帝是否还在人世,记得那时,自己还送了他一柄宝剑做礼呢!

王母一脸惭愧,道,“当年天庭初立不久,道祖本是想让我父皇等天帝之位的,只是我父皇志不在此,当年的大战让他老人家身心疲惫,便婉拒了道祖,云游去了,从此没了消息!”

云游去了?

苏航倒是意外了一下,但想想也是,那么一场大战,而且还是兄弟族人相争,虽然最终是胜了,但心中所承受了压力怕不是旁人能够想象的,厌倦争斗,也在情理之中。

还说有机会的话能见一见,看来只能等将来看缘分了。

说正事吧!

闲话不提,苏航道明来意,“我今日来此,却是想向王母打听一个人。”

“请神尊示下!”王母顿了一下,心中多少有点忐忑,因为苏航终于说到正题上了。

苏航道,“两千多年前,孙义庄,有个放牛的年轻人,叫孙守义,村里人叫他牛郎,不知王母可还记得?”

王母一听这名字,显然有点惊讶,脸上的表情都变了变,有疑惑,也有意外,“神尊,怎么提起此人?”

“唔?不能提么?”苏航回问道。

“不敢。”王母连忙摇了摇头,道,“此人犯下弥天大过,让天庭沦为三界笑柄,若非当年道祖说情,天帝怕是早就将其挫骨扬灰了,神尊提起此人,莫非此人有得罪过神尊的地方。”

苏航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知道,他现在何处,可还安好?”

牛郎织女受天帝王母阻扰,这是苏航早就清楚的事,此时自然心中不会起太大的波澜。

王母不知苏航这是什么意图,一时间心中也泛起了嘀咕,据实相告道,“当年有道祖说情,牛郎飞升之后,天帝就给了他一个小神位,让他在牵牛宫中养牛……”

“也就是个牛倌儿,和猴哥的弼马温差不多!”八戒在旁边道。

王母干笑了一声,“现如今,他还在牵牛宫!神尊若想见他,我即刻派人去传他来凌霄殿。”

所谓的飞升成仙,是当年天庭还在盘王星的时候,划分的境界。

凡人修炼到金丹境,就能算是地仙,达到元婴境,就可以称为仙人了。

听了王母的话,苏航道,“不必了,王母如果有空的话,随我一路去找他吧。”

王母错愕,“神尊,牛郎犯了什么事?”

“一会儿便知!”苏航道了一句,随即起身。

八戒却在心中窃喜,这回似乎又有好戏看了。

王母也不敢再多问,也不敢在这时候吩咐下人准备仪仗,不敢搞什么排场,连忙也起身,领着苏航一行人,往牵牛宫而去。

――

天庭的最边角的一个角落里,坐落着一座宫殿,老远的就能闻到一股牛骚味,王母不禁掩鼻。

像她这么尊贵的人,怎么能纡尊降贵的来这种肮脏的地方呢?

这里是养仙牛的地方,她平时只知道仙牛的肉好吃,那里知道这养仙牛的地方,居然味道这么浓烈。

若不是苏航执意要来,就算打死她,也绝不会来这种地方。

忍着那种想吐的冲动,王母领着几名仙女,捏着鼻子,跟着苏航一行人走进了牵牛宫。

宫中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牛圈里也是牛毛都没有看到一根。

来到正堂,终于见了人,两个歪瓜裂枣,衣斜裤歪的牛倌正趴在案桌上睡觉。

仙女上前唤人,那两人醒来,一见王母站在面前,翔都差点吓出来了,赶紧跪地求饶。

被大领导发现玩忽职守,懈怠工作,这特么还能得了?

两个牛倌都吓惨了,完全想不到王母娘娘会来这种地方视察工作。

当问及牛郎,两人表示,牛郎应该是去天河边放牛去了。

天河,前文说过,这天宫三十六重天,算是道祖鸿钧按照盘王星系的天文地理给捏造出来的,与盘王星上,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

所以,这里也有一条天河,十分的广阔,河水滔滔,一眼望不到头。

天马监和牵牛宫都是在天河不远,方便平时牛马饮水。

两个牛倌逃也似的离开,去叫牛郎,苏航也不着急,在这牵牛宫中转转,想看看牛郎这些年的居住环境,通过环境,基本上就能知道他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而王母也不得不带着那几个爱干净的仙女陪苏航到处闲逛,好像陪领导视察一样。

……

许久,外面传来一阵蹄声,紧接着,一大群大牛小牛,从侧门涌了进来。

那牛骚味,更浓了,王母和那几个仙女都差点崩溃,赶紧封闭了气息,甚至连护体真气都用上了,生怕那味道沾了衣带!

好一会儿,牛群归圈,这才见刚刚那两个牛倌领着一个布衣寒衫的年青人过来。

那年青人快步而来,见了王母就要下拜,但当见了王母身边的苏航时,却整个人都有点傻住了!

从他进门开始,苏航就看着他,虽然变化不小,但苏航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年青人正是牛郎。

少了几分稚嫩,多了几分成熟,脸上也凭添了风霜,皮肤黑了不少,也壮实了不少。

看上去得有三十来岁了,返虚境巅峰的境界,完全和当初那个牛郎判若两人。

的确,对苏航来说,只是昨天和今天的区别,但是对牛郎来说,那可是两千多年的光阴消磨。(未完待续。)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电话
西安碑林医院来院路线
湖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徐州如何治疗牛皮癣
三亚治疗卵巢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