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川全力主动承接成都鞋业转移

2019-07-14 01:40:11 来源: 邵阳信息港

沐川全力主动承接成都鞋业转移

成仁沐高速,将成都与沐川的距离缩短为120公里,开辟出一条财富之路,发展之路。沐川必将融入天府新区一小时经济圈,为沐川的发展赢得了重大历史机遇,也为成都鞋业的转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次,成都沐川携手同行,凝聚的力量足以翻越每一座鞋业转移之路的山岭,大道康庄;这一次,成都沐川携手同行,高唱的意气便可穿透每一层鞋业转移之路的坚冰,春风四海;这一次,成都沐川携手同行,澎湃的雄心必能化解每一场鞋业转移之路的风霜,傲立九州。

2011年,在成都城市功能分区以及产业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武侯鞋业今后必将整体外迁。沐川以其良好的生态资源、丰富的劳动力、交通以及土地的优势,成为武侯鞋业整体外迁的之地。

这,不仅仅是一件地方招商引资中的一件寻常小事。从大处说,这是两座城市产业发展的崭新的战略摆位;从小处而言,这意味着成都鞋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开疆拓土。

沐川,就此搭上了成都鞋业的产业战车。

一家企业 缩影 一个产业 的迁移之路

对依百兰鞋业董事长吴德国而言,这个夏天的炎热,既来自弥漫全国的 热岛效应 ,更来自胸中二次创业的高昂激情。

6月,沐川开工,依百兰是其中家入驻的成都武侯外迁鞋企。

说起依百兰,就免不了要提起奥巴马夫人脚上那双鞋。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职典礼结束后, 夫人 米歇尔脚上的一双黑色尖头高跟鞋引起美国人的热购潮,短时间内热销100万双以上。随后,白宫秘书处一封感谢信漂洋过海,为米歇尔脚上这双鞋致谢。至此, 依百兰 名动天下。

从一家小小的手工作坊,到生产出美国总统夫人的庆典用鞋,依百兰经历了十余年的蜕变。

上世纪80年代初,吴德国是成都东城区交通局下设的锦江皮鞋厂的厂长。几年后,吴德国 停薪留职 ,到荷花池摆摊;再过了几年,吴德国又走了,这次走得更远,他带着一帮人去了福建办鞋厂。这时的福建鞋业,正处于国内当仁不让的龙头地位,吴德国几年取经后,又返回成都,他暗暗下了决心:这次,一定要干出点名堂。1997年,依百兰鞋厂正式宣告成立,车间就在成都市肖家河附近一间50平方米的房内,工人十几名。

其后短短几年时间,吴德国的鞋厂和成都鞋业一道,经历了从缺乏配套的作坊式生产到厂房式流水线生产的大跨越。他的工厂也几经迁移,从肖家河只有50平方米的小作坊到武侯大道的厂房,到自己在簇桥租地修房,再到武侯鞋业园区,再到如今的投资沐川,成为入驻沐川鞋业工业园的家鞋企。

吴德国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企业家,他对自己企业扩张路上每一个环节的把握,就像下相棋里,移动 这 一步时,已经看到三到四步以后,甚至更远,用他的说法,这就叫 战略眼光 。

迄今为止,依百兰已是四次搬迁。每一次迁移的背后,都是产业规模的扩大,都是产业的提档升级。

依百兰的迁移之路,折射着成都鞋业的迁移之路。

产业转移,世界鞋业不断演化的宿命

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的今天,地球村的寓言早已成为无可争议的事实。行走在世界经济前沿的鞋业尤其如此 世界 西鞋东移 ,中国 东鞋西移 ,产业转移从来不是一家企业的使命,而是一个企业集群必须完成的跨越。中国鞋业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与这个集体接轨,融入全球鞋业的发展大旗帜下。

纵观世界鞋业发展史, 转移 二字似乎成了鞋业发展的宿命。

从制鞋业在欧洲兴起,到逐步向经济次发达的亚洲转移,鞋业无疑在不断 向低成本地区 倾斜。而作为世界鞋业格局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中国鞋业的发展同样在遵循着这样一条轨迹。

达尔文的 适者生存 理论不仅适用于生物进化论,也同样适用于 产业进化论 。资本逐利而行,当作为初级产业的鞋业在繁荣一方经济后,人才、资本、技术迅速流向此地。 漩涡效应 带来的,是地价的飙升,劳动力成本的拔高和产业升级换代的需求。

作为初级产业,宏观环境的变化使鞋业在这场竞争游戏中逐渐失去优势, 转移 ,不可避免地成了其规避劣势、谋求发展的不二法门。

于是,从东南沿海地区到西部腹地,从浙江、广东到四川、重庆,中国鞋业的 东鞋西移 的趋势成为经济学家眼中的必然。

发展经济是政府一贯的目标,降低成本是企业永恒的追求。政治经济学规律告诉我们,当政府通过发展重工业带动地方经济初步繁荣后,第二产业就取代了原本的产业,在经济舞台上崭露头角。但若当地方经济再一步发展,第二产业的主角地位就将被第三产业冲淡,逐步淡出舞台。

规律面前,素有 中国女鞋之都 美誉的成都市武侯区,就面临着这样一场产业替换。

武侯区的 皮革发展历程 正充分印证了这一规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都市制鞋业悄然发芽。多家制鞋商落户的浆洗街一带,成为全国闻名的 皮革一条街 。几年后,因城区规划,鞋业转移至如今的博美装饰城,正因装饰城内高昂的租赁成本使鞋企们望而却步 终,双楠片区成了他们新的归宿。

短暂的稳定之后,本世纪初,第三次产业转移的步伐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临近,武侯区的金花、簇桥两地成了鞋业新的根据地。基于此,2006年,武侯区政府提出 一都两园 的鞋业发展新思路,武侯建都,崇州、金堂建园的产业格局终形成。

二十余年的发展变革, 四次产业大转移,造就了如今拥有千家鞋厂,产值破千万元的 中国女鞋之都 。而美国总统夫人米歇尔在其丈夫奥巴马就职典礼上穿着的一双尖头皮鞋,更成为成都这块 中国女鞋之都 的标杆。

现代经济的嗅觉还在不断向前延伸。2010年,四川省 天府新区 规划出台,作为西部经济的领跑者,成都经济近年来突飞猛进。数百家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低炭环保等领域的领军企业入驻蓉城。

世界高端产业的青睐,为天府之国注入了新的活力。相对传统的制鞋业,自然而然地被受到冷落,这不是那一个人的好恶,同样,这是经济发展规律使然。

天府新区 的战略发展规划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成都及周边多个区县将形成以现代制造业为主、高端服务业集聚、宜业宜商宜居的国际化现代新城区。

2012年4月,成都市第十二次党代会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巩固和强化中心城区的优势地位,圈层要 转二优三 ,加快低端产业、传统产业转移转型步伐,着力培育以高端服务业为主体的城市业态。而成都市崇州、金堂两市县,也随着使命和产业定位的不断修订,开始向高端产业迈进。

同样,2011年6月,四川省人民政府下达的《关于承接产业转移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把我省建成承接国内外产业转移的重要基地。

这意味着,作为传统低端产业,武侯鞋业所存载的 中国女鞋之都 将不得不面临第五次产业转移,走上新的涅槃之路。

如果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钝的行为,那么明知可为而不为则是短视的表现。

如今,新一轮鞋业转移已是大势所趋。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变化中总蕴藏着机遇,如何能在捍卫 中国女鞋之都 招牌的前提下,为武侯上千家制鞋、加工、配套企业寻觅一个新落脚点,成了摆在政府案头亟待解决的难题,同时,这一难题这也成了鞋企能否抢抓良机,谋求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机遇,横亘在两条产业转移路线的交汇处

事实上,成都鞋业一直上演着承接与外扩的两出产业大戏。沐川的机遇,就在这两条产业转移路线的交汇处。

说起来,世界制鞋产业转移,是个趋势。

上世纪70年代,世界制鞋中心开始由发达国家向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转移,上世纪80年代,这波转移潮向我国大陆沿海地区大举挺进,到本世纪初,则随着我国 东鞋西进 的潮流汇聚西部。

上世纪90年代末,东部沿海地区的鞋类产量已占到全国3/4以上,然而,随着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逐年上升,劳动力成本也相应大幅攀升,再加上一些地区,比如深圳、东莞等地,因其区位优势已将发展重点定位在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上,曾对这些地区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制鞋业受到抑制,因而, 东鞋西进 成为必然。随着1996年双星落户武侯,成都承接鞋业西进的大戏拉开了大幕。

此时,成都鞋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集聚效应,这集聚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有利于产业链的配套和完善。同时,形成完整的制鞋产业链的基础条件也基本成熟。一方面,近十多年来,成都已形成由皮革、皮鞋、皮衣三个主体产业构成的鞋革工业体系,另一方面,全国知名的四川大学皮革学院、四川省皮革研究所、成都武侯金花、双楠皮革鞋材贸易市场、荷花池鞋业批发市场,又使成都成为集教育、科研、生产、加工、贸易为一体的鞋革大市场。另外,武侯区的中国西部鞋都工业园成为鞋业发展的坚强载体,商贸、物流、研发、会展、金融、中介等配套服务设施日趋完善。

于是,成为 东鞋西进 的之地,便是顺理成章之事。

好消息不断传来:世界鞋业采购商巨头美国派诺蒙公司,已由订单转移进入了研发和生产基地转移;台湾、福建、温州等制鞋企业在武侯建立了研发、生产、贸易、物流基地;康奈、红蜻蜓、百丽、意尔康等企业纷纷在武侯、金堂、崇州等地设立了订单生产基地。成都鞋业产业已经形成配套成龙、产销一体化的规模产业,武侯鞋业尤其是女鞋成为成都乃至四川的特色优势产业。如今,成都女鞋已销往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额超过10亿美元。

与此同时,武侯鞋业产业在业界的国际影响力也逐年递升。世界大鞋展主展单位德国杜塞尔多夫展览集团与武侯区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在武侯区设联络处;世界的鞋类贸易采购商派诺蒙公司在武侯区及周边鞋业企业下单达到每年1200万双;世界鞋业巨头德国 戴希曼 公司在成都设立了研发工作室

2012年8月,成都联姻意大利,斥资2.6亿元打造国际女鞋基地,项目投入运营后,成都和欧洲鞋业贸易将实现无缝对接。而就在这一协议签订的前几天,成都造首批4000双休闲运动鞋出口美国。

就在构建产业承接的广阔空间的同时,成都走出了一条别具特色的集聚、扩张的产业升级之路。

2006年,成都提出了 一都两园 建设模式,即武侯建都,崇州、金堂建园,充分满足产业升级换代过程中的需求。武侯这 一都 中,集中尽力打造 五中心一基地 ,即贸易中心、品牌展示中心、研发设计中心、人才培训中心、信息及中介服务中心和一个知名品牌企业生产基地,形成产业配套齐备、功能齐全、与国际接轨的产业平台,培育鞋业产业 脑中心 ,带动整个鞋业产业的发展。

随着 一都两园 战略的推进,武侯区制鞋生产企业逐渐外迁,制鞋生产企业由2007年的1111家减少至2010年底的650家。

2010年底,成都对产业布局进行了重大调整,产业规划为 一区一主业 ,武侯区着力打造 商务高地 宜居武侯 ,高端服务业、轻工特色高端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将取代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2011年底,中共武侯区第六次代表大会召开。就在这次大会上,武侯区委书记刘守成提出,武侯区未来将着力发展鞋业高端、轻工研发设计,把制造环节转移到崇州、金堂等地。

至此,中心城区不再承接鞋业转移,鞋业外迁已是既定方针。

然而,近年来,成都的发展是惊人的,正应了所谓的 计划没有变化快 。

2011年前后,崇州、金堂等地开始 腾笼换鸟 ,向高端产业迈进;而随着天府新区规划的实施,眉山、青神等本有强烈承接意愿的地区,也不再对制鞋产业立项。

形势催人急。这边厢, 下家 还没有着落,那边厢,成都鞋业的产业转移已排上政府的议事日程。今年4月25日,一份由四川省制鞋业协会发出的征询鞋企转移地的战略转移通知,摆在了成都各鞋企老板的案头。往何处去?聚集在武侯区5.13平方公里鞋都工业园及金花、簇桥等周边的数千家制鞋及相关配套企业,面临着重要的选择。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沐川进入人们的视线。

涅槃之路,沐川承接鞋业转移 进行时

仗剑四顾,沐川风景独好。

今年7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正式批复关于仁寿经沐川至新市金沙江岸高速公路建设有关问题,同意乐山市、眉山市、宜宾市人民政府共同作为项目实施主体,由乐山市牵头组织相关工作。成仁沐高速仁寿至沐川段即将动工,沐川即将融入天府新区一小时经济圈。沐川这座以传统农业为主体的生态小城,即将踏上这条全程120公里的成仁沐高速公路,开始脱胎换骨的工业化之旅。

亮剑之机不容有失,万丈豪情恰逢其时。沐川县人民政府提出 主动融入天府新区一小时经济圈,主动承接成都产业转移 ,沐川从此走向属于它的大舞台。

而此时延着这120公里的高速公路,成都鞋业也将目光定格在沐川。 沐川位于川南一隅,千百年来大渡河、金沙江、岷江的润泽使它成为一方纯净的土地,享有 绿色明珠 的美誉,境内自然资源丰富,煤、铜、石膏、天然气、石灰石等矿产资源丰富,品位高;水能利用蕴藏量达25万千瓦,有森林面积90余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1%,有 天然氧吧 之称。

制鞋业属劳动密集型产业。沐川属山区农业县,劳动力丰富,全县26万人,常年在外务工人口达10余万人,沐川片区可以辐射带动周边劳动力300多万人,为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提供了充足的人力资源保证。2010年,成都某鞋业公司在沐川舟坝招工,只准备招300人,结果来了上千人。2011年,该公司继续在沐川招工,几天时间,500多个名额满员。沐川不仅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其所处的川南地区还拥有十余年的制鞋历史。虽然如今雅安、乐山等地的皮鞋生产不再辉煌,但两地仍然保留着制鞋的传统,能够为鞋业产业承接提供赋有经验的技术工人。

让成都鞋业心动的是沐川县拥有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充足土地储备,可以支持上万亩的产业园项目,为鞋业的集群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制鞋业唯有规模化、集约化才能降低生产成本,单打独斗难以形成产业集群效应,也不能快速发展。这一切都让成都鞋企感到兴奋,作为传统劳动密集型行业,作为拥有候鸟式发展历史的制鞋业,拥有充足土地储备的沐川,自然资源与劳动力资源都十分丰富的沐川让我们看到了建立生产基地的希望。

在一个小范围的鞋业转移企业意见征集会上,采访了众多参与企业, 我们看重的,还是迁入地的政策。 这是会上几乎所有企业的心声。

我们鞋企想发展,没有政府部门的扶持是不可能的。要不然频繁转移只能是炒地行为。 成都蓉达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房建康对鞋业发展困境感触颇深。 如今市场不景气,我们鞋企需要好的发展环境,要政府引导着我们继续发展。 成都好顺鞋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钟世朋也如是说。

我们担心的,还是土地合法性的问题。 四川省工商联五金机电商会副会长胡成亮,成都顺达鞋材厂总经理项良臣、成都捷运鞋材总经理胡荣龙表达了同样的担忧。胡成亮说, 政府的官方批文和立项报告是一切的前提。政府应该把相关政策,包括土地价格、税收政策等明确告知企业,让企业能找到愿意投资的感觉 。

沐川是否能拿出诚意与决心来承接成都鞋业转移呢?沐川属乌蒙山连片扶贫开发区,大量人口走出家门在外务工,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社会问题十分严峻。这方厚重的土地需要一个产业来留住人们的脚步,制鞋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可以上解决就业问题。沐川与成都鞋业,找到了重要的平衡点。也正因为沐川县作为全国贫困县,在政策上享有国家优惠,为了支持产业项目落地,国土资源部专门对沐川有土地政策的指标保障。基于此,沐川县委书记鲁力曾公开向全川人民铿锵有力的承诺 沐川将以坚定的决心承接成都鞋业转移,将以宽广的胸怀接纳成都鞋业转移企业。欢迎成都鞋企到宜居、宜业、宜商、宜游、宜养的沐川投资发展兴业,并且在政策范围内优先保证鞋业转移企业能及时拿到双证(国土证和产权证)。

而沐川邀请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为沐川做的新城规划是再造一座新城,将大大拓宽城市框架,制鞋业将为沐川新城注入一股的活力。乐山沐川鞋业工业园将与沐川新城融为一体,坚持生态工业园为发展方向,打造第四代 城市综合体 工业园区。根据目前占地3280亩的沐川鞋业产业园配套设施规划,工业园不仅包括生产园地,还将建成 职工之家 、技校、职业培训学校等。医院等配套设施也在筹划当中。 兴起一个产业,带动一个新城 ,产城一体化发展模式,必将再造一个新沐川。

同时,针对承接武侯鞋企入驻沐川,沐川县政府提出了八大优势,除去土地成本低、劳动力资源丰富、自然资源丰富、乐宜高速和正修建的成仁沐高速等有利条件外,乐山沐川鞋业工业园作为乐山市的重大工程,沐川县的一号工程,齐力为沐川投资 洼地 保驾护航,体现分量十足的政策优势。而沐川县政府针对鞋业工业园区的专项优惠政策相关文件也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中。

沐川的诚意,就是鞋企的信心。

沐川优势,撼动的不仅是外迁鞋企。对进军鞋业已观望了七、八年的成都仟代家具制造公司董事长刘岗,也把此次产业转移看作一次难得的机遇。刘岗告诉: 我从事家具行业已有十余年,七、八年前就有进军鞋业市场的打算,但是一直在观望。如今武侯鞋业整体产业转移对处于观望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刘岗说, 沐川土地、劳动力成本都很低,适合新进军鞋业的投资者发展。

作为职业投资人,成都市天同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勇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告诉, 沐川制造 的鞋业在未来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他更是计划以千万元投资在沐川寻求商机。他说: 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的趋势只能是工业化流水线,而流水线需要大量人力支撑,因此人力成本是鞋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大主要支出。沐川在这方面无疑有着巨大的优势,劳动力资源充沛、成本低廉,这让 沐川制造 成为可能。 对于 沐川制造 的优势,肖勇还说: 如今沐川力求将武侯鞋企的生产基地整体搬迁,在沐川形成生产的完整产业链,这将使企业的配套成本压缩到。而且沐川离乐山港、宜宾港很近,鞋企可以抱团租船航运。航运的费用为一公斤几角钱,远远低于在成都生产时一公斤三元多的空运成本。这些优势对于利润不高的鞋企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在沐川大举承接武侯鞋业转移的机遇带动下,越来越多像肖勇一样的投资人将目光投向了沐川。在皮鞋生产制造企业、加工企业、配套企业相互配合下,在政府政策、土地、劳动力资源和独有交通优势的共同支撑下, 沐川制造 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将不再是梦。

这是一个节点,在这个节点,成都 中国女鞋之都 与沐川共同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正待开启各自的凤凰涅槃之路。(中国鞋-权威专业的鞋业资讯中心)

小程序怎么做
Android开发
点开微商城出现问题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