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尽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3:18:28 来源: 邵阳信息港

弦尽  (一)  沈幕扬眼看到未古镇那时,三月梅花还未散尽,溺丝还残有冬天来不及走掉的孤冷,总感觉一切似乎值得亲切,像是到了某个地标的尽头,却不知道从何来,顷刻的茫然,未尝不得挂念到自己还没有完全失意的岁月蹉跎之中。  烟花流尽,柳絮飞扬。  漆黑的夜空尽直流露出不想让世人所猜到的隐晦,未古镇也似乎藏匿了许多幽怨和畏界,总害怕将这些系于永恒的闺怨淌若于世,秘密毕竟属于拥有它的主人。  整个镇的周边人烟难得遇见,像是这个时间并不属于人类的存在,就算是看到个别行人,也只是霓虹沁湿在薄雾中的淡影。这样的感觉他已经习惯不咎,很多年他都是一个人走过,没有长久的朋友,同时也没有记忆的终结,每个被他遇到过的人,只不过是他生命中匆匆忽略的过客,情谊在于交欢时刻永纯的激情与赞同,这样的记忆很美好,却附着了离别的惆怅,每个人都会拥有,每个人也都会遗忘。也许,在未来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过客中,也会有那么一个人告诉你:他曾经拥有过很多的知音,在岁月的流逝中他们共享人生的真谛,直至消失殆尽,孤独余生。  这是沈幕扬在未古镇离开他眼睛所能搜寻到的未知景物时想到的,这里可能是他揭开暗生在他心中的隐喻的入口?或许是他经历世间轮回不可附缺的慰藉。  大概是这样。    (二)  天还未朦黑,天空深处的那颗星体就已经闪着了光芒。  “应该是到达这个地方了。”沈幕扬似乎感触到旅途的劳累,他极力的想从事实的深探中发掘他的思想所能包容潜在环境,那种不为人知的自然流亡规律从他的脸上刮下看似较深的黑色忧郁的沉淀,可能他真的累了。  异世界的风带着过去与未来的交界,将一切光明变得幽暗,夜暗伏了下来,藏在所有人的眼睛里了。房间似乎与外界是相通的,月光皎洁地浸满了这个局限定制的小屋,悄无声息,如是未知尽头的黑暗般来得出乎突然,根本不会让人发觉。光持续延漫,触到房间深处的镜面,将凌晨中冷的时候埋入了虚像之域,现实与非现实在此重合,前时的光景会入正在发生变化的幻境,相对安静的展衍,奕奕于逝。  沈幕扬睡得很死,丝毫没有觉察这种轮回。  清晨的光芒伴随清朗的鸡鸣唤醒了刻意死去的生灵,河流也苏醒过来了,畅泄出悠远的流向。晨光透过窗界的缝隙,叉到了沈幕扬的脸上,有些温暖,更多的却是唤醒这个睡了一宿男人的告诫。  沈幕扬不习惯性的从自我的沉迷中惊醒,看着满屋的光亮,他觉得很是茫然,似乎不相信已经天亮的事实。迫于事实,他只得不情愿的抽身起床,刚从床上坐起来,便感觉头疼得厉害。这时,房门开了,一个穿着蓝色马甲的老人走了进来,马甲穿在老人身上显得很是精神。老人没有丝毫的拖沓,清明的眼神中藏有质朴和慧色,岁月离他而过,不着边际。  “昨晚睡得安好?”老人用及清晰的口语问到,不像是敷衍某个从异地前来的房客。  “好是好,就是不知现在为何头疼得厉害。”沈幕扬带有痛苦的回答。“以前从来没有这般感觉,脑子有点空白,好像记忆出了什么问题似的。”  “照你说的看,可能中了风寒啊!”  “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风寒,就觉得昨晚冷飕飕的。”  “这里的天气不比外地,晚上特别冷,午夜过后猫都要窝在棚里。昨晚你定是没保好暖,这才着了凉,待你打理好后,待我去镇上寻个老中医给你把把脉象,治病要紧。”  “谢谢``````”  待沈幕扬还没把话说完,老人便接过话去,“当年我也去过许多地方,也和你一样会有这样的毛病,是走累了。现在人老了,想走却走不了了。”话说完,他的视线透直地转向窗外,像是看见了轮回的旋转。“眼看到你我便知道你是个浪人,和我以前的装束一模一样。”  “老先生不愧是老江湖,我确实是个浪人。我跑得遍千山万水,却跑不出天涯。”沈幕扬摇了摇头。  老人转过头来,前面的精神好像在一瞬间随着目光飘窗而向去,不再回来。他的表情黯然了下来,眼睛陷得挺深,沈幕扬开始看不见他的眼珠。他幽幽地低下了头,紧接着说:“你先躺着,其它琐事由店内的人干便是。”说完便地抽身出去,脚步扎实的稳当。  沈幕扬在床上躺了一会,似乎觉得有些茫然,毕竟自己有早起的习惯,不能因为这点小问题而迫使自己改变。窘境总要在自己坚强意恋中消亡的。  (三)  淡青色的阳光盖在房檐上,有那么几只鸟儿沐浴在当中,回旋徘徊留下皈依的轨迹,如出一辙,像是三月青草般油绿,是旖旎自由的往返,呈现自然和和煦。天空中飘过清一色的云,点缀着本是还未完全展开散尽的天宇,那些没落的情感何时会有忘记痛苦的份段,在那个心中的涅磐,不再去寻寻觅觅,去个没有欲望与贪婪的地方,寒冷与温暖并存,相互消亡。他笑了笑,突然把头转向一种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黑暗中不显即要莅临的黑暗,犹如一把沾满血迹的傲视狂剑,倾斥着与光明之间的暗合,斩断了人性与生俱来的沉睡,空旷助长了这种气焰,它在衍生,喻来具有摧残的本性,悠远却近在咫尺,震激耳膜,是种无形却应生的声响,泛起点点忧郁劈头盖来,有着堕落绝望之中的优美。其实逆境也会缤纷让人心存感激。  远处夕阳染红的天空渐渐没有了初带给人们的安慰,那是一天中看到的美丽,所有看到这种美丽的眼睛总有些黯淡,是失去目光的制滞,隐去了方向。  夜,来了。黑暗是它的预兆。  昨天服药之后,沈幕扬睡得特别安静,像个孩子睡在母亲安全的环境般地自在充满甜蜜,诗歌一般被人读起,隐约穿向暗的深处,永远不会迂回。  琴声依旧,肝肠寸断。    (四)  镇上的人都睡着了,这是习惯,每个人都不愿放弃这失去思考的时段。空气在凌晨之时显得有些白净,腐晦。末古镇在这时就如同害怕白昼的猫,躲进了阴霾的黑暗,露出两只发绿的眼睛,等待它将捕获的猎物。  贯穿,是种知觉贯穿了睡意与实际的交接处,一种婉转奇妙的声响涌向这空白之处,填满了其间的隔阂。  这声音单调却之偌离,委婉清帐,像是看得见它波光的蠕动,一点一点回荡在大气中,实际上却隐喻在大气之外,时而如蜻蜓点水波纹远向,时而如少女指间斑白触及肌肤,神经的绷此刻已经悬荡然无存,理想与完美一目了然,天籁予以的流动,离沈幕扬很近,就在他的肌肤上面震起微微波动,像麦浪一样周而复始,在夜间荡起神秘。  大珠落盘,小珠离地。天地如混沌,毅然被大斧劈开,轰隆惊雷。    (五)  一名天涯的浪客,带上倾其所有的盘缠,一身戎装的打扮,便去了他所向往的天涯。  天涯位于何处,至今他明白了,人在天涯,天涯依人。  二十年后,他在一个名叫末古镇的地方学得音律,自此,每当有个浪客下榻到他所开的旅舍后,安静的夜里会响起一股琴声。弹落浪客他们理想的追寻,弹断路遥方向的把握。  这次又断了一根弦。 共 26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