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小说鲍孙遇险记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08:47 来源: 邵阳信息港

一提起鲍孙这人,鲍家庄的人无不深恶痛绝,大家都曾经深受其害,对之恨之入骨。  其实,鲍孙本人并不如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可恶,他一向自认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人不风流枉少年,为了一已之私,就算顶着万千骂名也无所谓。  鲍孙何人也,说来奇怪,其父鲍公,为人乐善好施,热情大方,一向被乡民美其名曰“鲍青天”,深爱乡民爱戴。照理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鲍孙既然没有歪歪斜斜的父辈相承,为何偏生长出一副见不得人的模样呢?  鲍孙长得究竟如何,也没人清楚,只知道被他欺负过的女子都是一脸不屑的样子,真是恨不得食其肉,吞其骨也。  只因鲍公名声在外,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本来大家以为就要在鲍孙的淫威下痛苦一辈子了,没想到天怒人怨,竟然出现了一位仗义执言的女侠客。  这位女侠客喜爱打抱不平,专门惩治这种人间败类。没人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只知道她喜欢穿一身黑披风,身形轻灵,宛如一只燕子,因此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燕侠客”。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普照大地,鲍家庄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安静。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村庄里远远地传来,大家惊慌失措地跑出家门。  “怎么啦?又是谁家闺女受害了?”王大爷颤悠悠地拄着拐杖站在自家门口惊魂未定地问道。  孙大娘不停地摇着头,喃喃自语:“造孽啊,昨晚有人看见鲍孙进了李称家里,想必是李称的闺女遭殃了。”  刘大妈脸色一变,难堪地说道:“他昨天晚上还进了我家……”  大家都知道刘大妈守寡已经十几年了,一向规规矩矩,恪守妇道。虽然年过四十,依然风韵犹存,大家都敬重她的为人,倒也不敢为她介绍亲事,没想到这畜生竟然连寡妇也不放过。  大家心照不宣,不敢多说,害怕刘大妈想不开。“我们一起去李称家看看吧!”王大爷建议着。  “干脆我们跟他拼了,今天宰了这畜生。”刘大妈表现出异常的坚定。  “还是先去看看再说吧!”孙大娘一把拉着她的手,迅速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大家一起走近了李称家里,哭天喊地的声音马上从墙壁里传了出来。  “不要拦着我,让我去死吧!我不想活了!”伤心欲绝的叫喊让刘大妈心头一颤。  李称大门开着,里面的人早已经乱了一团。  大家轻而易举地进了李家,只见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正哭着喊着往梁上的白绫钻,一看就是要上吊。李称早已经没有了平日的得意状,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出了事,他面如土色,早已经失去了主张。  “小玉,怎么了?你冷静一下,你不是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吗?”刘大妈冷静地推开人群,走到李小玉身边。  “大妈,我不想活了,我被鲍孙那畜生凌辱了,叫我还怎么见许郎?”李小玉声泪俱下,早已哭得嗓子哑了。  李称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后悔莫及:“都怪我,都怪我啊!竟然引狼入室,把他个小畜生带回家里。我老糊涂啊,怎么就相信他的话呢,说要帮玉儿看一下相,帮她选一下良辰美吉日。昨晚这个小畜生把我灌醉了,就偷偷跑进玉儿的闺房,干出这等见不得人的丑事,我气啊,悔啊,怎么就有这等畜生呢?”  正当大家慌成一团的时候,燕侠客从天而降。一身飘逸的黑披风,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真是英姿飒爽,令人景仰。  “我是燕侠客,有什么困难,我能帮忙的?”她一进李家,就不慌不忙地问道。  正在吵着要上吊的玉儿也安静了下来。她呆呆地看着落落大方的燕侠客,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燕侠客一看到玉儿这幅架式,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近她一直在鲍家庄潜伏,就是在搜集鲍孙的罪状,昨天刚好她有事出了鲍家村,没想到,今天一回来,就出了这等事。  一看到燕侠客,李家像捅了马蜂窝一样,乱成一片,王大爷,孙大娘,刘大妈争着把自己的苦水向她倾诉。燕侠客安静地听完鲍孙令人不齿的行径,心里早已经炸开了锅,真恨不得一剑杀了他,为乡民解恨。可是,转念一想,如此太便宜他了,不如想个办法来惩治一下他,好解大家心头之恨。这么一想,她计从心上,有了,既然这鲍孙如此好色,就让他做一回风流鬼吧!  她把大家召唤在一起,在众人耳边如此叮嘱了一番,大家便分头行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孙大娘就在自家门口大声嚷嚷:“快来看啊,咱们鲍家庄来了大美人了!”  王大爷懒洋洋地探出脑袋,好奇地问道:“哪里有美人啊?你可小声点,免得让鲍孙那畜生听见了!”  刘大妈也凑了过来:“是谁啊,她有我漂亮吗?”  孙大娘低下嗓音,装作小声地说:“李家来了一位美人,听说是来参加李玉儿的婚宴的,是李家的远房亲戚。”其实,她早就看到鲍孙从自家门前经过了,这一嚷嚷,就是故意要引起他的注意的。  “那个姑娘杨柳腰,柳叶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长得婀娜多姿,楚楚动人,要有多美就有多美,那李玉儿可是给她比下去了。”孙大娘继续大肆宣扬燕侠客的美色。  鲍孙一听有这等绝色,早就心痒痒,手痒痒,巴不得现在就是晚上,他好方便行事。一看太阳才刚刚出来,离天黑还早得很,他只得怏怏不乐地返回家里。  刘大妈见鲍孙进了家门,握紧的拳头才松开,她眼里迸出愤怒的目光,暗暗下定决定,一定要把鲍孙绳之以法。  燕侠客这边也早已经充分准备好了,她脱下面罩,穿上了李玉儿的衣裙,一袭天蓝色的纱裙把她打扮得格外迷人,她果真是个美人胚子,脸白唇红,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水灵灵,十足的侠女形象。李玉儿看到巧装打扮过的燕侠客,早已经惊呆了,“美,真的好美!”她不停地自言自语。  燕侠客早已经习惯了别人惊艳的目光,她若无其事地站起来,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她知道好戏就要上场了。  大家吃完饭后,就聚集到李家,欣赏燕侠客的歌舞表演。  李玉儿在一边抚琴,燕侠客在悠扬的琴音中,摇曳生姿地跳起舞来。只见她,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笑不露齿,只见嘴角两个可爱的小梨窝。轻盈飘逸的腰肢随着琴声舞动,越跳越快,越跳越快,好像一阵旋风,箭一样地飞出窗外。  趴在窗口像哈巴狗一样的鲍孙看得口水流了一地,还不自知。等到燕侠客飞到他眼前时,他才醒悟过来,他吓得两腿一软,直挺挺地摔倒在地,碰倒了花园里的花盆,花盆碎成一地,燕侠客的宝剑已经出鞘,对准他的胸口。  鲍孙目不转睛地盯着燕侠客,没留意到自己的脚早已经鲜血如流。  “你这个畜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速速说来!”燕侠客毫不留情地训斥道。  “女侠,饶了我吧!我甘愿败在你的脚下,请你赐给我爱的力量吧!”鲍孙真是死性不改,死到临头还犯花痴,竟然想着一次风流。  燕侠客见到这种畜生,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她一剑挥过去,就想解决掉鲍孙。  闻讯赶来的鲍公老泪纵横:“儿啊,都怪为父不好,没有好好管教你,看你都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鲍孙一看到自己的老父,羞愧难当:“爹爹,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结婚呢,饶了我这一回吧!”  王大爷,刘大妈,孙大娘看到这种场面,也感觉到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平时鲍老爷对大家不错,都是鲍孙这家伙造孽。他们也出面求情了:“女侠,饶了他一条狗命吧!”  燕侠客看到鲍孙脸上早已有悔意,心想:“不必做得太绝,今天就饶过他这一回吧!下次如果再犯,必将严惩不贷!”她挥剑在鲍孙脸上划了一个X,以示惩戒。  鲍孙血流满面,疼痛难忍,早已经晕了过去。鲍公急忙叫下人把他送回家里。  鲍公走后,大家围住燕侠客,连连称赞。燕侠客郑重其事地说道:“今天暂时放过这个畜生,日后再犯,必将取他狗命!”  燕侠客回房换回自己的黑披风,便趁夜飞走了,只留下一片赞不绝口的声音。  今天,对鲍家庄的人来说,真的是兴的一天啊!   共 29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中医辨证治疗泌尿系结石成果如何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