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白裙子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23:46:14 来源: 邵阳信息港

我真的不愿意去触及这段尘封的往事,但岁月的磨砺总也不能涤尽灵魂深处的惊悚、战栗、迷惑、无助与歉疚……    一    初夏的夜色似乎姗姗来迟,但白日的燥热与喧嚣也已渐渐退去。月光如水,淡淡地洒在寂寞的校园,浅浅地浸润着周末恬适的心境。  我锁好学校大门,照例在各个角落转了转,然后回到值班室,习惯性地看了看左腕,不禁笑了——我心爱的手表昨天刚被小妹戴了去,她这两天要在城里参加高考前的预选考试。    “哥,我想用你的手表。”她一脸的疲惫与兴奋,那件不常穿的白裙子在我面前一闪。  “别丢了。”  那个时代,乡下年轻人若有一块手表,便是极大的荣耀。因家境不好,表对我们来说,更是一种品。要不是父母催促,我是不舍得花两个月的工资去买一块表的。他们说,该找对象了,镇上的年轻人大半都有。  小妹“觊觎”我的表很久了,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每逢我洗脸时,只要她在旁边,总是把表戴在腕上,自我欣赏一番,然后再取下来,颇是羡慕、惋惜。  母亲笑说,等你考上大学,省吃俭用也给你买一个……    我胡乱翻了一本杂志,又很小心地沿着围墙巡视一周,估计午夜时分,才熄了灯躺下来。  万籁俱寂。  皎洁的月光经窗泻入,清朗怡人;远处的村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隐隐约约;一只逐食的蝙蝠,翅膀不小心拂过玻璃……  疲惫慢慢爬上眼睑,现实的物像在感觉中由清晰而恍惚,渐行渐远,意识仿佛在无边的境界中游走、飘浮、迷失…..忽而又清晰起来,有人在拉着我奔跑,双腿像灌了铅,总也迈不动。一片嘈杂,人影绰绰,忙乱而惊慌;冷冷的铁轨,污渍的石块,小妹的白裙子上,殷红的血迹;她惨白的脸颊,隐着一丝冰冷惨白的笑……母亲的哭声……不……  突然惊醒,汗流浃背,周身僵直无法伸展,心口似有重物压抑,喘不过气来。  片刻,惶惶坐起,头沉重胀痛。又懒懒躺下,梦中情景历历在目,再难入眠。  恶梦而已。我对自己说。  月光已不似先前的明媚,我知道它是悄悄地挪移了。咽下口水,我侧了侧身,一会儿,又听见自己粗缓均匀的呼吸……  “哥——,我——要——你——的——表——”  一记幽远而绵长的呼唤,好似从云端,借着月光,缥缈、空灵却是响亮地飘进我还未织就的梦里。分明是小妹,我一惊,没来得及答应,惺忪的眼已瞥见窗外黯淡的月色中一款裙裾闪过。猛然坐起,心狂跳不已,头发竖直,浑身战栗,头有说不出的大。空气中好像有巨大的声音压过来,这声音又好像是在自己的躯体内急剧鼓胀,透不过气……  我跳下床,赤脚跑到窗边。窗外空旷的校园里,只有静谧的月光。  也许是幻觉吧。  我拉开灯,擦了擦汗,打开门。  月亮已西偏,整个世界都在梦中。再躺下,却心乱如麻,无名的忧惧纷至沓来,反侧辗转,无法安眠。又起来,翻开书……    天色微明。  “今儿咋回来这么早?”母亲问。  “小妹啥时能回?”  “她说可能到擦黑吧!”  我无语。躺下,怎么也不能平抑怦怦的心跳。    二    早饭的时候,我不想起来,浑身慵懒,却不能睡。有点冷。母亲叫来医生。吃了药,昏昏沉沉,觉得世界似乎无限的大,离我也无限的远。昨晚的梦境又一次次如约般袭来,总也不能排遣,似真而幻,如虚却实……捱到中午,勉强起来,看日影如月,惨淡如梦,不觉一阵颤栗。又到床上,依然难以安眠……    残阳如血。  在恍惚中听到母亲凄惨的哭喊声时,我似乎已经预感到发生的一切。正如偶尔梦见以往的梦,似曾相识,而又扑朔迷离,似曾经遇,又有些陌生,恍若隔世……泪早已涌流,我分辨不清是梦还是醒。  人影幢幢。天黑的时候,小妹被人抬回。我看不清她的脸,我知道那脸上一定是惨白的笑。裙角露在外边,昏黄的灯光下,我眼前幻化着不同的色彩,也许是红,抑或是黑,终是白。我又看见昨晚窗前一闪而飞的白裙……  人们说,火车来了,她还在铁轨上……  总有人扶起母亲,但她还是哭哑了嗓子。该来的人都来了,有人告诉泣不成声的父亲,按照惯例,还是节哀顺便,明早入土为安。二婶忙着给小妹换衣服……    人都散尽的时候,已是第二天黄昏。  我躺在床上,找不到自己。生与死,来和去,聚而散,都在弹指一瞬。泪水和悲哀,只能溢满眼睑和胸膛,却无能挽回已成的事实。    再一次醒来,已是清晨。  懒懒地穿上衣服,去桌上拿书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我的手表。真的,不敢看见,不愿看见,也不忍看见它。  “那表……妮子戴过的,留个念想吧。再说,埋了也真可惜……”隐隐约约好像二婶的声音。  我疑惑,却不忍去问母亲,只是打开抽屉,锁进去……    三    午后的阳光分外地炫目,好像要摄走人的魂灵。  二婶急急地跑来,拉着我就走。母亲问时,二婶喊:“快!西头老张家……”  西头老张是早年从外乡来的,一家人平素不与村中多往来,盖了两间低矮的草屋,孤零零地住在村西的林子里。  “来了。”还未到门前,二婶就嚷。  “哥——”一声幽幽的呼唤,我已是大汗淋漓。梦中的一切好像将在眼前重现。惊骇中,老张的媳妇披头散发地坐在我面前,“哥——我——要——表——”那声音似唱似哭,如泣如诉,哀婉不已。但字字句句,音色腔调,分明都是小妹,亲切而陌生,似近又若远,若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置信。我浑身的汗已全消,通体寒凉如冰,心在不停地战栗,手足无措。  二婶忙着郑重地解释:“妮子,不怪你哥,要怪都怪我,是我……”母亲也大哭起来,几个人又忙着找来巫婆……    月明星稀。  野外的夜色在夏虫的吟唱声中显得格外静寂。未到小妹坟前,母亲已泣不成声。  一沓沓纸钱燃起来。二婶的声音袅袅的:“妮子,我们给你送表来了,你在那边好好的……”  那火苗飘忽摇摆,像风,如烟,仿佛真要弥散在另外的空间,我们仿佛就在阳世与阴府的门前。  我知道,那裹在纸钱中的小妹心仪已久的手表,一定会随着这灵动的火焰,伴着夏夜的清风和月光,伴着我们震颤的灵魂,飘到小妹的世界…… 共 23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患者发作时的一般症状会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