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姓顾

2020-05-22 10:20:08 来源: 邵阳信息港


我姓顾,字卿,我爹爹乃是金陵第一首富,虽是首富,爹爹却未有纳妾,只守着娘亲一人,听奶娘说这叫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曾问爹爹为何三叔,大伯爷院妻妾成群,而爹爹却只有娘亲一人,爹爹只说他不想让娘流泪。
娘在生我后,伤了身子,自此不能有孕,好在我是个男儿,可继承家业。
爹爹说若是想与一人举案齐眉白头到老,那么必要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时我就在想我定要像爹爹那样寻一人执手白头,生死不离弃。
在我六岁那年,我遇到了他,我想他便是我要执手白头人吧!,可是我不知道,他带给我的是无尽的黑暗与仇恨。
那年春,我六岁,家中来了一位书生扮相的男子,那男子叫沈渊,样子生的极好,虽说比起娘亲金陵第一美人还差上那么几分,爹爹说那是他从京城为我请来的夫子,听说他还当过大官,不过不知什么原因辞官归隐。
我对他有着几分好奇,在爹爹指引下,我行了拜师礼,从此我便是他的弟子了。
我盘腿而坐于蒲苇团之上,竹简摇头晃脑的念着,时不时偷偷瞄上一眼身旁的男子。
“你这孩子,看我做什么,还不好好背书。”随着额头上的疼痛,身旁的男子浅笑的说到。
我摸摸头上被他打过的地方,撇过头?:“明明是先生长得太好看,勾着我的眼了……那些诗词,我早就会背了。”
“哦?那就背给我听听。”他伸过手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那是刚才被他打的地方……
我立马合上书,摇头晃脑端坐在他面前背了起来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阿卿真是厉害。”他笑着将我抱入怀中,看着不远处的桃花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静静地埋首在他怀中,闻着他独有的冷梅香,浅浅的笑着……
转眼十年过去了,我已长大了,可他的容貌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化,一如当初那般,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我喜欢他十年了却未曾说破,我以为我可以这样一直暗暗的喜欢下去,可是没有想到,清明那天,府上来了一名女子。那女子素衣轻纱,长发及腰,样子虽然说不上绝美,但是给人一种如六月飞花轻似梦的感觉,淡然缥缈的美,我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不一样的神情,那深深嫉妒让我几乎发狂,我强忍着,含笑上前询问,却得知,那女子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我的脸瞬间惨白,只觉得浑身冰凉,推脱有事不便多留,转身仓皇离去,我怕我再多呆一秒我会忍不住下手杀了那女子……
回到屋内,我进入暗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伸手抚摸上的自己的眉眼朱唇,随后红着眼笑了起来,我陪在他身边十年,他却对我只有师生之情,他对我来说便如那佛门痴妄,求而不得,舍而不能,唯有在苦海中挣扎着……
几日后我病倒在床,大夫来说只说心病还须心药医,他坐在床前笑我“莫不是恋上哪家 ,却不敢言表,才得了这相思病吧!”
我苦笑了起来却未有多言,几日后爹爹旧病复发,我第一次看到娘亲哭成那样,我惶恐着看着床上的爹爹,泪终是流了下来,三天后爹爹离世,娘亲静静地跪坐在爹爹棺材前,烧着纸钱,后来,来了一群官兵冲了进来,领头的是他,他穿着锦绣龙纹袍,腰环玉佩,贵气逼人,他拱手向我们道:“恭请萧妃娘娘,和九公主回宫。”
我顿如雷击,傻傻的被宫婢女请入房中,换上女装。
没错我一直是女儿身,因为娘亲生了我后不能再孕,爹爹为了不再娶妻,便对外宣称我是男儿,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一家三口知道,可是未曾想过,他居然一直都知道,那么他的身份又是什么?穿有龙纹皇室衣物……
在宫轿中,娘亲向我诉说了一切的真相,当年,娘亲与皇上相爱后,便进宫为妃,可是后宫斗争太过厉害,娘亲先前被害小产两次,好不容易怀上一胎便央求着皇上放娘亲出宫,皇上无奈之下,便将娘亲护送到皇上发小的身边,那发小便是我爹爹……
爹爹对娘亲的爱慕之情明眼之人皆是可见,我不相信娘,没有喜欢过爹爹……
“那娘亲对爹爹是何感情……”我终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却未想话落,便见娘亲红了眼。我乖乖的闭上了嘴——看来娘亲对爹爹还是有点感情的……
进宫面圣时我看到了皇上的真容,那人分明是在儿时常常偷偷给我买桂花糕的沈大叔……
后来我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二皇子,也是当今太子——我的哥哥。我笑红了眼,娘亲知我心意,将我抱入怀中,最后我终是忍不住在娘怀中痛哭出声。
为什么他会是哥哥,为什么我要遇到他,为什么,为什么……
再见他时已是两月后的太子大婚庆典上,他一身喜服,牵着那女子的手一步步走上高台,群臣恭贺,而我只是慵懒的窝在软榻上喝着我的桃花酒,冷眼看着他们……
父皇因为愧对我,便封我为安宁公主,对我宠爱有加,我享有皇子的权利,入皇子院读书,父皇还在宫外给我赐一座府邸,后来我开始在宫外大肆亲选面首,有人说我不守妇道,我充耳不闻,我天家的女儿,我想要的没有什么得不到的……除了那个人……
后院中的男宠个个不是眉眼像他,就是说话时声音像他,我每日与他们醉卧花间,弹琴下棋,三年后,我怀孕了,因为后院面首众多,我却不知道孩子的生父是哪一个。
十月怀胎临产在即,我却进宫探望太子妃,不,应该说是皇后,早在三月前他便登基为帝,那个女人也从太子妃变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可是我刚进宫不久便感觉腹痛难忍,无力倒地,耳边是太监宫女的惊叫,恍惚间我倒在一个冷梅香的怀抱中,闻着熟悉的冷梅香,我泪如泉涌“先生……”
时隔三年,我终是再次闻到了这个味道,但是却是物是人非……
“阿卿,你坚持住,来人快宣太医!”
“皇上,公主这是要生……”
“快叫稳婆!!”
“是,是。”
我被他抱入寝宫。
稳婆和宫女请他出去,我却不肯,死死拉住他的衣袖,一如儿时那般无助地哭泣。
“先生,不要……丢下我……,你已经丢下我一次,不要再丢下我了……”
“阿卿……”他闻言,默默地蹲下来,揉着我的发顶!一如当年,他眼里是我看不懂的苦楚。
他的耳边是我撕心裂肺的叫声,最终我生下了一个男婴,他笑着接过那孩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感到身下有什么东西大量的涌了出来,耳边是稳婆的惊呼“不好!!公主血崩了……”
“不……不会的,阿卿我一定会保住你的!”他惶恐地抱着孩子看着我,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惶恐无助的样子,笑了起来。原来他的心里是有我的呵呵,终是不枉此生了……
那年安宁公主在宫内产子后,不幸去世,晋安帝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在公主床前痛哭,皇后静静地站在门外看着那个哭着像孩子一样的帝王,惨然一笑,皇后终是明白那个帝王心里的人是谁了,不是青梅竹马的她,而是他守了十年,想爱却不能爱的安宁公主。
那孩子被过继于皇后名下,名叫慕渊,那孩子眉目像及了安宁公主儿时,晋安帝对那孩子甚是宠爱,常常将他带在身边。
“你这孩子,不好好背书看着父皇做什么?”
“明明是父皇长得太好看,勾着我的眼了……那些诗词,孩儿早就会背了,不信孩儿背给您听。”那孩子笑了起来。
晋安帝愣住,随后似乎想起来什么,愣愣的说到:“那就背给我听听。”
那孩子立马端坐好,背了起来: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耳边是那孩子的背诵声,晋安帝仿佛又回到了那年。
“你这孩子,看我做什么还不好好背书。”
“明明是先生长得太好看,勾着我的眼了……那些诗词,我早就会背了。”
“哦?那就背给我听听。”……
……
“父皇,你怎么哭了?”那孩子看着泪流不止的晋安帝,惊呼出声。
晋安帝笑了起来:只是想起了一些事罢了。
子晋四十五年,晋安帝病逝,晋安帝将皇位传给了那孩子,那孩子一身龙袍看着晋安帝前紧握的骨灰小瓷瓶,终是明白了宫闱那些流言并非空穴来风,晋安帝这一生爱而不得,舍而不能的便是,生下他便离世的母亲安宁公主……

共 29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后宫争斗殃及无辜,无奈之下,身怀有孕的皇妃被送出宫托付于朋友。朋友自此专心奉养母女二人,为避人口舌,公主自小以男装示人。小公主六岁时,府里来了教书先生,十年时间,师生二人早已暗生情愫。朋友去世后,皇妃母女二人被迎回宫,公主始知那爱了十年的先生竟然是自己同父兄长。皇子大婚之日却是公主堕落之时,从此游戏人生,堕落花间。三年后,公主怀孕产下男婴,自己却不幸身故。昔日皇子早已登基为帝,却独爱这公主的遗孤,且在百年后传位于他。小说想象大胆离奇,情节曲折跌宕,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5-10-18 14:15:58 问好凉生,感谢支持江山小说,欢迎加入小说交流群:4612 877 .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18 19:18:40 ????????????
2 楼 文友: 2015-10-18 16:15:19 拜读!问好! 于我而言,写作这个爱好只是喜欢安静又不甘寂寞所形成的一种莫须有的假象。新生儿黄疸的原因与症状
邯郸治疗男科费用
颈动脉斑块吃通心络好用吗
济南治疗白斑的医院
钦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宜昌治疗白斑病费用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四川治疗白癜风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