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江山文学网2

2019-07-14 04:23:11 来源: 邵阳信息港

早晨,我在小区公园练了会剑后,便回家给老头子做饭。等老头子打完太极拳回来,饭也做中了,我们老两口吃完早饭后,又各忙各的。今儿是礼拜天,儿子说回来吃饭,平时他住单身宿舍,工作忙,很少回来。我去菜市场买菜,老头子去顺康大药店给我买一种治疗糖尿病的新药。    等我把菜买回来已经快十点了,我赶紧扎上围裙下厨房做午饭。正当我在厨房忙活时,突然有人敲门,我以为是儿子,兴冲冲去开门,但防盗门外站着的却是一个陌生小伙子。小伙子长得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的,此刻他一头汗水,口喘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妈,不好了,你快给我开开门,你儿子王强出事啦……。我头脑一片空白,眼前一阵漆黑,差点摔倒……待我镇静下来,急切地问门外那小伙子,我儿子出啥事了?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儿子?小伙子抹把脸上的汗,镇定自若的说,大妈,是这么回事,我是你儿子同事,叫李刚,我们几个人骑车准备出去玩,结果来了辆汽车把王强撞了,现在已经送到医院了,人昏迷着,医生说两条腿骨折啦,必需马上手术,但医院要1000元押金,我们几个身上都没带多少钱,所以我只好跑来拿押金,顺便跟你们说一声。我的眼泪马上下来了,问他我儿没危险吧?小伙子说,医生讲,人虽然昏迷着,但没危险,关键是要马上做手术,把断腿接上。我没再多想,赶紧给小伙伴子打开防盗门,让小伙子进屋。当我去拿钱的时候,我突然又犹豫了,转过身来,疑惑地问那小伙子,小伙子,我怎么没听我儿强子提起过你呢?小伙子说,大妈,你忘了,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帮同事来给您拜年啦,我和王强都在钢铁厂上班,还是一个工段的呢。我想,现在骗子多,我好象听谁说过有这么骗钱的骗子,但是,眼前这小伙子长得挺周正的,不象个坏人,而且他还知道我儿名字,还来给我拜过年,还和我儿在一个工段。要骗子的话,他从哪知道这些事儿?儿子命要紧,我没再多想便把1000块钱交给了这个小伙子。我要跟他去医院,小伙子说,大妈,我听王强说您身体不好,您老就别去了,有我们这帮哥们,你就放心吧,强子哥做了手术就没事了,待会我给您们打电话。小伙子说完急匆匆走了。我的心又悬了起来,儿子才25岁,还没找对象,这要是残废了可怎么办?我没心思做饭了,盼老头子快点回来,好去医院看看儿子撞的怎么样。    老头子终于回来了,我把这事跟老头子一说,老头子问儿子在哪家医院?我说不知道。我俩认为儿子可能被送到市医院了,便慌忙打的直奔市医院急诊室,我和老伴一进急诊室就见儿子王强和几个人在说话,我和老头子一头雾水,愣住了,儿子不是被车撞了嘛,怎么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呢?这是咋回事?儿子看到我们进来,马上走过来问,爸妈,您们怎么来这里了?我说,你同事李刚刚才到咱家说你被车撞了,我和你爸就急忙赶来了。李刚刚才去过咱家?儿子一脸惊愕,他问李刚什么时候去的?我说不到一小时。儿子点点头,没说什么。我急了眼,把儿子拉到一边,把刚才李刚去要钱的事和儿子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见儿子只是点头,也不着急,我沉不住气了,就对儿子说,这么说,这小子是个骗子?我刚才还寻思是不是个骗子呢,看来还真让我碰上了。你到底认不认识他?你和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工段的?儿子这才开口说,他和李刚确实认识,而且过去也确实在一个工段上班。儿子沉吟了一下又说,李刚也确实因为诈骗罪被劳动教养了一年,被厂里开除了,现在在社会上混着。我说,那赶紧报警吧,他骗走了咱一千块钱,赶紧让警察帮咱要回来。儿子说,李刚被汽车撞了,正在做手术。我幸灾乐祸地说,活该,这是老天报应他,那汽车应该把他撞死才好呢。见我越说越生气,儿子就劝我消消气,让我和他爸回家去。这时候老头子也劝我回去,我担心那被骗的一千块钱,儿子说那一千块钱一定能要回来。这时候,走过来一个护士问儿子谁是家属,儿子说已经给伤者家人打电话了,估计快过来了,护士说,赶紧再催催家属,马上做手术,需要家属签字。说完,护士匆匆忙忙走了。儿子又给李刚家人打电话。老头子把我拉走了,儿子没事我就放心啦。不过,那一千块钱让我放心不下。    晚上儿子回来,说李刚家人都去了,李刚还没下手术台,据医生跟李刚家人讲,李刚伤的很重,脊椎被撞坏了,虽然命保住了,但是很可能就瘫在床上了。我问儿子,那一千块钱向他家人要回来没有?儿子说,这个时候怎么开口向人家要钱?原来,儿子和他几个朋友一块骑车子出来,在路上见围了些人,他们过去一看,是原来的同事李刚被汽车撞了,自行车严重变形,人昏迷了过去……肈事司机已经逃逸了。儿子他们赶紧拨打了120,到医院后要交一千元押金,儿子他们身上都没带多少钱,他们从李刚口袋里翻出一千块钱来交了押金。    过了几天,儿子和他几个朋友去医院看李刚,李刚家人把一千块钱还给了儿子。儿子同事问儿子,钱是怎么回事?儿子说,李刚以前借他的钱。我问儿子李刚现在怎么样?儿子讲,李刚的手术很成功,如果恢复的好的话,瘫痪不了,但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多。我说,这是罪有应得,做缺德事,老天对他的报应。我坚持去报案,儿子说,算了吧,他现在躺在床上,已经是对他的惩罚了。再说,他既然让家人把钱还给了咱们,说明已经认识自己的错误啦。我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就没再坚持去报案。    过年的时候,李刚拄着双拐来我们家拜年,他向我们全家道了歉。我说,知错改了就好。我们一家都原谅了他。中午的时候我们留他吃了顿饭。    从此,他和我儿子成了好朋友。 共 21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性冷淡应当要重视如何调节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