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复兴系统 第六百五十四章 面具怪人

2019-09-26 00:35:23 来源: 邵阳信息港

神级复兴系统 第六百五十四章 面具怪人

第六百五十四章面具怪人

“行了。成何体统。”孙逸的父亲孙虎起身说道“小逸,你是哥哥要让着弟弟,而且摇滚乐可以活跃气氛,小兴啊,你先来吧。”

“大哥所言差异。”孙兴的父亲孙跃起身笑道转头对孙兴冷哼道“还不滚下来给爷爷赔罪

神级复兴系统  第六百五十四章 面具怪人

,你以为这是你献宝的时机?这是爷爷的大寿。”

孙兴脸色一变,走下台给孙成辉磕头。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孙成辉笑着让孙兴起来“请的是那个乐队?”

“父亲提过您喜欢齐柏林飞船乐队,我特意亲自去拜访,他们来重组帮爷爷祝寿。”孙兴说道。

“齐柏林飞船啊。”孙成辉有些惊讶,赞许道“你确实是有心了,而且那几位年纪也不小了,远来是客,要不让他们先唱把。”

孙兴低下头“确实是我冒失了刚才,应该长幼有序的。”

“嗯,也有道理。”孙成辉点点头,看向孙逸“小逸把茅大家请来了?”

“额,是茅大家的亲传弟子,前段时间您提起过的‘小桂皇’。”孙逸说道。

小桂皇是郑晶晶出道之后同行给的名头,对她尹派继承的肯定,尹桂芳是越剧皇帝,也为桂皇。

“哦?你也有心了。”孙成辉微微挑眉点点头“请出来啊。”

“唉。”孙逸转身去后台。

“好一场兄弟和睦的大戏啊。”东方先生笑眯眯的看戏。

“孙逸算是吃了个哑巴亏。”牧湄笑道“没想到二房后人成长的如此之快。”

“完全一脉相承,继承了他老子的阴狠。”东方先生笑了笑,看了其他议论纷纷的样子“不过小桂皇的名头还真是压不住场子啊。”

“作为新人来说,还是这个戏曲没落的现状来说,已经很厉害了。”牧湄笑道“毕竟达不到当年那个,过了长江,只听冬皇的时代。”

冬皇是指孟小冬,当年她的名气基本上算是艳压群芳,整个南方从富豪到基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名。

就好比现在范冰冰的知名度。

宴会厅传来锣鼓声,灯光也暗了几分,随后就看到化身林黛玉的郑晶晶出场亮相,还没开场,光凭扮相就引起了骚动。

“俊,极俊。”孙成辉看见郑晶晶的扮相之后忍不住赞叹道。

等到郑晶晶开嗓后,更是直接鼓掌,满脸满意之色“好,好。”

孙虎松了口气,瞥了眼自己的弟弟孙跃,孙跃面带笑容摇头晃脑似乎在品戏。

孙逸在后台看着台上的郑晶晶,眼神中闪烁着强烈的占有欲。

“大哥还真是能投其所好啊。”身后传来了孙兴的小声。

“比不得你,竟然能请来齐柏林飞船,看来真是没少下血本啊。”孙逸轻笑“不过,可能听了戏之后,老爷子就没心情听摇滚了。”

“是嘛,那咱们可以拭目以待。”孙兴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葬花》这段戏挺长,尽管为了场合考虑重新编排了一下,但是也是挺长的,将近一个小时,不过郑晶晶唱得好,台下也愿意听,如果台下都是八零后九零后,那这出戏可能唱不了这么久了,这就是两代人的代沟。

孙成辉很高兴,因为郑晶晶唱的好,在她身上看到了尹桂芳当年的风采,同时也勾起了自己的回忆,不禁越发的唏嘘。

但是突然,孙成辉老爷子出戏了,因为郑晶晶唱呲了两个音,对于他这种老票友来说,这些小瑕疵十分刺耳,尤其是这种不该犯的错误。

孙成辉皱起眉,仔细的打量着台上的郑晶晶,觉得有哪里不对,多年累积下来的本能,让他意识到了蹊跷,同时下意识的向着自己的二儿子孙跃看去。

孙跃似乎也出戏了,面露疑惑“是不是呲了?不应该啊。”

“嗯,可能有什么突发状况吧。”孙成辉点点头。

除了孙家两父子之外,其他人都没感觉出异样,但是还有几个懂戏的,就是东方先生和牧湄。

牧湄几乎同时跟孙成辉一样,意识到郑晶晶的失误,以及之后她在台上步伐的异常,似乎,有些不舒服。

“晶丫头今天身体不舒服?”东方先生转头问牧湄。

“没有,应该是意外。”牧湄那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台上的每一个角落,在郑晶晶的裙摆角,发现了一丝端倪。

那就是郑晶晶的裙角,似乎有一抹艳红。

“她受伤了,台上有东西。”牧湄脸色一冷,沉声说道。

“啥?”郑西西听到后惊呼一声就要站起来,被牧湄拉住。

“别轻举妄动,只是人家的大寿。”牧湄拉住郑西西,小声说道,转头看向东方先生求助“先生。”

“那人还真是料事如神啊。”东方先生轻叹一声,站起身走向孙成辉。

东方先生的地位特殊,不熟悉任何派系,但是所有人都会给他面子,孙成辉见他过来后主动起身“启明啊,没想到你来了。”

“本来是来不了的,不过受人之托。”东方先生笑了笑“先把戏撤了吧。”

孙成辉皱起眉。

“东方先生,这大寿的戏,怎么能半路撤?太不吉利了。”孙跃起身皱眉道。

“老二,闭嘴。”孙成辉低喝道,看着东方先生“启明,你这是砸场子?”

“那孩子受伤了,应该是台上有东西。”东方先生说道。

“舞台出现意外很正常,不是老夫无情,但是人家都没喊停,咱们看戏的,不能多管闲事儿吧,戏比天大,梨园行的规矩咱们外行人管不着,若真的是不行,她自然会自己喊停,过去戏班子,梅先生冒着雨,发着烧都唱过满场。”孙成辉正色道。

“道理我都懂,不过我说过,我是受人所托。”东方先生笑了笑“万一她出点差池,我还真是不好交代,不如,给我个面子。”

孙跃眯起眼,目光变得阴沉起来。

孙成辉微微挑眉笑道“有点意思,你的面子我肯定给,但是你得告诉我,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有机会你会知道的。”东方先生轻笑道。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孙成辉笑了笑,挥挥手对孙跃说“戏先撤了,让兴儿的摇滚乐队上。”

孙跃领命,到了后台对孙逸说“爷爷让你的戏先停停,台上演员好像受伤了。”

“什么?”孙逸大惊,转头怒视身后满脸笑容的孙兴“你干的?”

“大哥你有病嘛?我做什么了?”孙兴满脸无辜。

孙逸咬着牙嘴角抽搐了一下,冷哼一声道后台跟拉弦的师傅叫停。

孙跃孙兴父子对视了一眼,露出相似的笑容。孙兴转身去叫自己的请来的乐队。

伴奏声突然停了,所有人都愣住了,台上的郑晶晶也是,但是职业素养让她不能停下来,继续唱。

台下宾客骚动起来。

“不好意思各位,演出出了点小意外。”这时角落里响起一个清亮透彻的声音,一听就是唱歌或者唱戏的好嗓子。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顺声望去,一直坚持着清唱的郑晶晶身子一晃,也停下来了。

在孙家的宴会上,能出来发表意见的,除了孙家人之外,就是什么大人物的了,但是众人去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不能说是面孔,应该是一张面具,一张造型凶厉像是瓷器材质的面具,还有一身看着比台上戏服还要漂亮的戏服。

PS:感谢推土机不是人的200打赏~万分感谢21010

东营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东营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东营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东营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东营治疗妇科方法
本文标签: